logo

今年全球最大IPO背后:通信铁塔巨无霸的焦虑与转型

274 2202
wx_b08887 wx_b08887 发表于

《财经》记者 刘以秦/文 谢丽容/编辑

8月8日上午9点,中国铁塔公司正式登陆港交所,股票代码为00788.HK。此次铁塔公司发售价为每股1.26港元,集资534.23亿港元,超越小米(募资240亿美元),募集金额创港股最高记录,也是今年截止目前全球最大规模的IPO。

铁塔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是目前是全球最大的通信铁塔基础设施服务供应商,总资产达3226亿元,并且有绝对市场垄断地位。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以站址数量计,中国铁塔在中国通信铁塔基础设施市场中的份额为96.3%;如果以收入计,市场份额为97.3%。

看似风光的背后,“巨无霸”铁塔公司的焦虑也日渐明显,招股书显示,铁塔公司债务高企,截至2018年3月底,铁塔公司的流动资产349亿,流动负债高达1471亿,此次IPO的重点之一是募资来降低负债率。

此外,招股书中还提到,铁塔公司目前的风险在于过分依赖三大运营的收入,截止2017年12月31日,来自三大运营商的收入占比达到99.4%,同时,在管理和整合现有资产上,也面临难题。

虽然募资体量巨大,相比小米IPO期间的高关注度,铁塔公司关注度明显不足,根据公告,铁塔公司公开招股获得0.36倍超额认购,而屡次被泼冷水的小米,最后超额认购9.5倍。

认购率低,反响平淡,这与港股今年的形势有密切关系。汇盛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陈凯丰告诉《财经》记者,今年港股IPO密集,同时破发比例也很高,市场变得相对谨慎,他认为,国际资本市场更喜欢成长型企业,对于收入结构单一的国企持保守态度。

多位与铁塔公司密切接触的运营商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铁塔公司从2017年就开始积极谋求转型,寻找新的盈利模式,但收效并不明显。

对于铁塔公司来说,IPO只是一次焦虑的纾解,想要真正的改变,还需要进一步打开局面。

急于上市

今年5月,辽宁省铁塔公司发布一则招募启事,开放近7万个站址资源,招募社会化合作伙伴,招募要求并不高,要求公司成立一年以上,注册资金原则上不小于300万人民币。

“铁塔公司急了”,一位与辽宁铁塔公司密切接触的辽宁本地运营商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他们明显的感觉到铁塔公司急于利用手里的资源赚钱,“找到新的盈利模式是铁塔公司近期的主要任务之一。”

尽管已经占据全国几乎全部基站资源,铁塔公司仍然面临巨额的资金压力。招股书显示,2017年中国铁塔整体负债金额增长至1951.48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60%。其中,流动负债占到其当期负债总额的近77%。

此次IPO对于铁塔公司来说,最直观的效果也是缓解资金压力。一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券商人士认为,很多国企都面临负债率高的问题,而目前银行的贷款普遍在压缩收紧,“只能通过IPO来募集资金。”

不仅如此,铁塔公司与运营商之间的微妙关系,也让铁塔公司急于上市——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能够将三大运营商捆绑的更紧。

2014年7月18日,中国铁塔由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发起设立,注册资本金为100亿元。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各持有中国铁塔38%、28.1%、27.9%的股权,也即三大运营商共持有铁塔公司94%的股权。招股书披露,IPO后,三大运营商仍然是其主要股东。

从集团层面来看,运营商与铁塔是利益共同体,但运营商的体系繁杂,往下落到基层运营商身上,在选择合作伙伴方面,集团利益就不再是第一要素。

铁塔公司成立时间并不久,在铁塔公司之前,地方有大量的小型站址承包商,目前这些公司有不少仍然活跃。站址分为宏站与微站两种,宏站覆盖大面,微站作为补充,负责覆盖小型盲区。在2017年以前,铁塔公司只做宏站业务,2017年后,才逐渐展开微站服务,目前,宏站业务带来的营收占到了铁塔公司总营收的97.3%,微站业务仅占0.37%,而大量的微站需求都被第三方基站公司分食干净。

5G的投入使用已经被排上日程,5G新技术发展也将催生新一轮大规模的组网需求,第三方市场调研公司沙利文的报告显示,到2022年预计我国5G基站数量将达到约243.2万台。但5G基站的信号覆盖范围更窄,铺设点将更为密集,在国家全面要求降低资费的情况下,运营商不愿再按照过去的模式,进行大规模的基站投入。

这就需要增加大量高密度微站进行配合,但这并不是铁塔公司的优势业务,招股书中也明确写道,市场对微站需求增加,对于铁塔公司的站址、收入组合、经营利润率以及经营业绩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一位基层运营商人士也向《财经》记者透露,地方上的第三方公司往往与基层的运营商保持密切联系,有利益关系是很常见的情况,这个时候,成本不再是主要考量,基层运营商的很多项目会选择承包给第三方公司,“这一点在微站项目上最为明显”。

但随着上市,有了资本力量加持,铁塔公司能够更好将资源集中,作为主要股东,运营商也会更重视与铁塔公司的合作,铁塔的垄断地位将会进一步巩固。

不过,铁塔公司目前面临的更大挑战,是如何在运营商之外找到更多机会。

转型矛盾

2017年起,成立仅3年的铁塔公司就开始积极谋求转型。

铁塔公司成立的初衷是服务于运营商,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而随着站址的逐渐饱和,铁塔公司的收入并没有大幅度的增长趋势,2016年,铁塔公司的营收同比增长536%,而2017年,这个数字仅为22.6%。

摆在铁塔公司面前的两条路已经很清晰:需要共享出现有的资源,进行资源的最大化利用;需要与更多基础建设部门和公司合作,降低后续新站址的成本。

招股书透露,铁塔公司的转型方向是以基站业务为主体,积极拓展跨行业应用与信息业务。目前铁塔公司已经与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签署了合作协议,合作后,新的基站可以直接搭建在两大电网现有的社会杆塔上,能够大幅度的降低成本。

2017年9月,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佟吉禄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出:让社会塔成为通信塔,让通信塔成为社会塔。这将成为中国铁塔5G时代努力发展之方向。

此外,铁塔公司还积极与各地政府展开包括智慧城市在内的项目合作,智慧城市项目在通信网络、视频监控、环境数据采集等方面需求明显,铁塔公司可向需要搭建政企通信网,或为进行数据采集的客户提供站址资源,供其挂载设备,并提供维护和电力供应业务。

在此基础上,还可提供整合采集设备、传输网络和数据平台等资源,此外还包括数据采集、数据回传、数据汇总、数据分析以及应用等信息服务。

不仅如此,招股书中还提到,对于日益增长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铁塔公司的基站也可提供充电桩挂载业务。

在此前的发售会上,佟吉禄公开表示,中国铁塔已经为环境监测、海事监测、地震监测等16个行业提供服务。

这些动作看起来热闹,但是真正的局面并未完全打开。一位负责对接铁塔公司的华为员工告诉《财经》记者,目前仍然有很多地方的铁塔分公司还未与两大电网签署协议,而很多与地方政府的合作也并未真正落地,“铁塔公司的政府关系做的很好,但现在很多政府手里也没有那么多钱,做智慧城市要前期大量投入,大家都还在犹豫、观望。”

不少熟悉铁塔公司的人士都表示,转型需要时间,也有可能充满挑战。作为一家服务三大运营商的国企,从上至下的转型注定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来缓慢推动,很难立刻看到效果。

5G是铁塔公司接下来发展的契机,但不可忽略的是,更密集的5G基站意味着租金价格将会下调,相比美国铁塔和其他国家的铁塔公司,中国铁塔的租金已经是“良心价”。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New Street Research数据显示,中国铁塔租金以750美元/月的价格排名全球倒数第三,美国铁塔以2000美元/月的价格排名第一。

但这个价格还有可能会继续下调,一位与铁塔公司密切接触的中国移动员工告诉《财经》记者,运营商不会也不愿意再支付与从前一样的租金在基站上。

铁塔公司IPO屡经坎坷,最终突破难关登陆港股,而在进入二级市场之后,收入和盈利状况数据又将成为关键指标。铁塔公司不甘平淡,但接下来的道路挑战严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