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ab

河北工业大学创客实验室里的“教导主任”

海创船长· 2017-12-04 11:36:03

本科专业为车辆工程的郝学聪,本应该在“速度与激情”的原野驰骋,但喜欢产品运营的他,逐渐被“互联网”和“物联网”俘获。在做项目的时候,郝学聪深觉身单力薄,好的思路和想法最终是需要落地的。一个成熟的产品孵化需要来自机械、控制、软件、交互等各方面力量的涌流,如果只是一个人在做,那创新也只是一个人的事。于是,他决定搭个台,让更多的创新沸腾。

2016年7月,在海尔“创客实验室”和学校创新创业中心的帮助下,郝学聪建立了他的“国”——河北工业大学创客实验室。

给创新搭台,让创新沸腾

实验室从无到有,郝学聪一点点添砖加瓦:从“创意墙”到“头脑风暴”,尽量引导后辈们把天马行空的突发奇想变成和实际生活相关的创新创意点,继而适应到项目中去;设立培训课程和实验室内部知识竞赛和评比,保持和提高队员们的积极性和技术能力,为实战做准备;带领和监督大一大二的后辈做项目、参赛,比赛前还要事无巨细地演练一遍。

相对于项目成本较高的机械化项目,郝学聪更倾向于适合本科生的自动化项目,因为后者只需要考虑一些编程方面的操作就可以。“智能一体化分拣配送系统”就是由郝学聪担任队长的自动化项目。整个项目周期比较短,从提出到完成将近一个多月。刚开始团队的方向选在药品分拣领域,但是经过市场调研后他们发现,市场上已经有成熟的产品了。后来,在某无人超市案例中,团队发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商品分拣,就仓储系统来说,都是通过人工分拣。物流的领域相对来讲并不完善。朝这个方向开始努力后,在计划执行的阶段,团队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在分拣机构的选取上,由于缺乏老师的指导,零经验的团队一开始选择的推拉电磁铁和多机都不合适,后来,团队参考药房分拣专利,对作品进行了改造。最后,他们研发出了针对中大型的超市的“智能一体化分拣配送系统”。

整个大三一年,郝学聪一心扑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在专业课学习上做出了牺牲,女朋友也为此离开了他,就连大一大二一直坚持的跑步计划也搁浅了,晚上差不多十点才回去吃饭。



“智能一体化分拣配送系统”项目作品

“感觉就像自己结婚一样”

河工大创客实验室成立之后,郝学聪决定搞个大事情——让学校的创新氛围燥起来。

2016年9月,郝学聪开始着手筹备科技展。先向学校借了一个仓库,然后带管理层把屋子打扫出来,由于第一届团队还处于整装待发状态,科技展的项目只能去找学长和老师的项目。这个年轻的团队得到了学校创业中心的支持和帮助,机械学院大一到大二再加上河北工业大学附中的同学都来参观,参观人数近千人。会场铺了红地毯,看起来热闹而喜庆,再加上参展的人数众多,连郝学聪自己也感慨“有点儿像自己结婚一样”。

2017年暑假,郝学聪带着队员做了十三个项目。911日,他们用自己的项目作品,办了第二届科技展。

因为发展速度快,从课程到项目再到体系都做得比较完善,同年,河北工业大学创客实验室又被海尔评为了线下重点实验室。

河北工业大学创客实验室第一届科技展活动照

创客实验室里的“教导主任”

暑假留校期间,创客实验室的时间安排是早九晚九,这期间不许打游戏,如果说谁在学习或工作时间玩手机的话,郝学聪就会板起脸来,像个教导主任那样儿,把手机没收二十四小时。甚至到后期,如果有队员在玩手机被捉后,郝学聪都不用说,队员就会把手机交上来。

该认真的时候紧握严格管理的“鞭子”,该玩得时候,这个“教导主任”比谁都玩得开。郝学聪经常举行一些小活动,比如撕名牌、捉迷藏、狼人杀,甚至还有王者荣耀对抗赛。“获胜的队伍是陪我去旁边儿的一个小镇上去买西瓜给大家吃。当时我们开车去的市场买了五十多块钱的西瓜,后备箱和车坐后边儿几乎都放满了。”

在团队管理上,郝学聪也遇到过困难,一些队员做不了冷板凳,会有放弃的想法。遇到这种情况,郝学聪都是以鼓励为主,充分发挥“老大哥”的风范。



郝学聪暑假没收的手机

郝学聪(第一排的黑衣人)和团队成员一起玩游戏

现在,已经经过两次纳新的创客实验室已经拥有了400多名成员,并获得了海尔价值10万元的设备支持。不仅如此,海尔还帮助创客实验室“大换新”,把原先1000多元的3D打印机换成了1万元的高级设备,并为实验室配备了项目专用的冰箱,给创客实验室提供了更加优越的创新创业条件。

今年已经大四的郝学聪,想成为像周鸿祎一样的优秀产品经理。“一个好的产品经理来说是为了产品而工作。未来首先是考虑互联网公司,以后我也可以再转回物联网。这样的话,从工作的领域来说就更加的广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