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ab

李笑来的私密谈话。

海创船长· 2018-07-06 15:20:32

币圈陷入了一场神经错乱。

7月4日凌晨,一份李笑来的“秘密谈话录音”在媒体中流传开来。这份录音信息量巨大,涉及以太坊、EOS、NEO、Ripple、莱特币、量子链、波场等多个全球区块链明星项目的发家之路。

李笑来在录音中称,目前市值高达460亿美元、全球第二大加密货币以太坊之所以能红,主要得益于当年“央行突然要求交易所里的比特币不能提现”。他说:“所以流动性就跑到以太坊身上去了。这个流动性进去了是出不来的,所以它涨到了2000,涨到了3000,后面涨到了1万。这些都不是以太坊什么社区、领导力什么,不是的。”

至于全球第三大加密货币、市值近190亿美元、号称将取代SWIFT国际转账体系的Ripple,在李笑来的“私密谈话”中则成为了“傻逼项目”。“核心团队都他妈走光了,然后若干个联合创始人都把币砸光了。”李笑来说,“地球上最牛逼的投行软银进来看了一圈,也他妈没看懂,就说我们开始支持Ripple,啪就涨上天了。”

在空气币成灾的币圈,以太坊和Ripple地位崇高,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更是被人尊称为“V神”。但在曾经的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的秘密聊天记录中,这些顶级项目充满了黑历史。

币圈的原罪和现罪

李笑来揭露了币圈的“原罪”。

不管区块链有着怎样改变世界的可能性,这项技术引起大众关注的真正原因还是数字货币的兴起。而数字货币之所以能在无人问津的岁月存活下来,又和传销有着撇不清的关系。

一个2013年入圈的炒币者向36氪表示:“2014年比特币进入寒冬,许多人信心崩溃。是因为后来使用比特币的传销平台MMM的大火,价格才没有继续跌落,因而挽救了币市。”李笑来也在录音中称,传销者曾给以太坊带来了大量流量。

每逢革命性事物出现,炒作者往往是第一批抵达现场的。借助这群鱼龙混杂的炒作者,这些颠覆性的概念才得以存活下来,只是身上已经沾染了灰色的历史。当历史被见证者和既得利益者翻开时,将颠覆性概念捧上神坛的信徒难免会感到晕厥。

李笑来说出了真话。

“在这个世界里想达到目标,需要几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呢?你必须是个网红。区块链最大的价值叫共识价值。共识不值钱,但是信的人那么多,到最后就值钱了。第二件事情是你要有技术。没有技术,也需要想办法。”李笑来说。

建立个人IP——站台吸引韭菜入场投资——迅速积累大量财富——购买技术团队做事……这正是币圈流行的融资方式,也是币圈项目“成功”的要素。

只是融到资金后做不做事,以及把事情做成什么样子,全看创始团队自己的操守。

有意思的是,据李笑来的录音披露,许多明星项目的创始人已经清仓离场,例如Ripple、莱特币、NEO等。但在创始团队抛售完手中的币种后,这些币种仍在资金盘庄家的控制下不断上涨。年初,金江沙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曾说:“估计没有人关注ICO以后项目的实际落地情况,风险投资ABC轮根据公司的发展情况逐步放大投资金额是有道理的,没有人在一下子拿了一大笔钱之后还会努力工作,考验人性的模式从没有成功过。”

如李笑来所言,价值来自于韭菜的共识。而另一半没有说出的事实是,韭菜的共识来自认为某个币种会上涨的信念。稍不留意,币圈就会滑向传销或者诈骗。

信的人多了,到最后也就值钱了

最近火起来的波场、三点钟群群主玉红做的XMX,无不是按照李笑来所说的这条路“达成目标”。

孙宇晨的波场币市值目前在全球排第11位,市值约25亿美元。该币去年比特币价格接近顶峰的时候上线,彼时韭菜入圈情绪十分正浓。加上与币安合作营销,交易”送奔驰和玛莎拉蒂“,波场上线之后价格在一月之内暴冲百倍,从去年12月初的0.0022美元,涨到了1月4日的0.2728美元。然而在上线之后,波场屡次被圈内人指责“代码抄袭了以太坊”,是只会营销没有技术支撑的空气币。

但即使一开始一无所有,波场团队也在发币过程中赚够了钱。波场价格最高时,市值曾经超过了170亿美元。据说,孙宇晨现在利用前期募集到的资金招募到了一个很厉害的开发团队,一个“空气币”活脱脱地变成了“主网币”。

而今年爆红网络的三点钟群群主玉红投资的XMX争议更大。6月3日晚间开始,玉红发起“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运动,号称要“再创社群新玩法”,在12个小时内组建99个社群,每个社群由一名大V带队,组建一个500人的微信群。今年在电商领域最为流行的“社交裂变”,被完整地嫁接到区块链领域。

社群统一用“某某宣布加入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为标题宣传,统一宣传口号:“成立某某超级战队,编号为某某战队,参与本次区块链社区社群的伟大实验。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是区块链行业3点钟社群最大的共识实验,玉红说过,技术和社区是推动区块链行业发展的关键因素。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区块链行业的超级明星......”

而且成员还要在群里集体喊口号,高唱:“一起唱,我是XMX,我是三点钟创始人玉红,我是红姐,我是世界第一人肉公链”。

有了三点钟群的大IP,玉红投资的XMX自带流量,吸引了一大批散户,“XMX战队”像病毒一样在各个微信群里传播和裂变。而另一方面,像最开始的波场一样,XMX的白皮书漏洞百出,并被指出代码大量抄袭EOS。

对此,玉红的回应与李笑来的思路出奇地像。今年6月份,他在微信群里说道:“XMX现在要好好做技术,不然就真的变成空气币了。”

Nothing changed

李笑来演绎了一遍《皇帝的新衣》,只不过,在这个版本中,皇帝身兼说真话的小孩一角。当皇帝本人不小心当众说出自己所在王国的乱象和秘密,其它既得利益者们都得小心翼翼,紧急为自己做公关。

李笑来揭露的重点在于“先做IP吸引流量,再圈钱做事”的币圈融资模式。但是,目前圈内没有哪一个大佬站出来说:“我和李笑来所说的不一样。”

例如,在李笑来提及波场币后,波场币的创始人孙宇晨在微博中表示“躺枪”,结果下面一大群人留言“这回还真不是躺枪”;又例如李笑来提及了量子链,量子链的创始人帅初只回应称“量子链现在不是空气币”,但并不回应曾经有6个月是在卖空气币的事情。

王国里的大佬们还试图与李笑来做切割,虽然这种切割并不十分明显。例如,DFund负责人赵东发微博称:“老师的话一定要听,老师的币不一定要买(要有自己的判断力) 。”

李笑来的秘密谈话录音,在圈内成为了一种尴尬的存在。只要台面上的这些大佬不能改变“割韭菜”的融资和盈利模式,这些人就没有办法和李笑来做切割。同时,他们又不能直接承认,自己就是李笑来所说的那类人。

讽刺的是,虽然李笑来的话就内容而言堪称耸动,币圈市场对这份录音却是反应平淡。截至发稿,比特币仍然维持在6500美元上方,价格在24小时内几无变动。而李笑来曾大力吹捧,日后又“去李笑来化”的EOS也没有出现大的波动,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或许,庄家和大佬之所以大丰收,而韭菜之所以只能被收割,正有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