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ab

教的好不如练的精,80后小伙开拓音教领域新蓝海,获百万融资

海创船长· 2018-08-17 14:42:55

如何更好地实现视频采集、机器反馈的技术支援?如何在双边市场中平衡师资准入和流量获取?这个赛道面临的问题丝毫不逊于传统线上教育领域。

创业者要不断突破自己的舒适区,葛佳麒在这方面颇有天赋。

大二时,葛佳麒从手风琴转去学作曲,因为老师告诉他,这个专业他已经没什么可学的了;大三时,他辍学加入电视台,因为在他看来「学校里面能学的东西,已经帮不到你太多」;赶上中国第一批真人秀节目热潮,葛佳麒先后为好男儿、达人秀、舞林大会等节目做音乐设计,一路顺风顺水。

在选择创业前,这个上海的 80 后已经年薪百万。「之前真的很稳定、很舒服。压力也没这么大,毕竟是一个专业工作者,只要把节目方、广告方给你的要求做完就可以了。而现在一睁开眼,就有四、五百个员工。」葛回想起还没创业的日子,突然展颜。

他所说的四、五百人的公司是于 2015 年正式上线的「VIP 陪练」。VIP 陪练是真人一对一线上陪练,为 5-16 岁青少年提供专业在线钢琴、小提琴、古筝、手风琴陪练。今年 1 月,刚获得由腾讯、兰馨亚洲双领投,蓝驰创投、金沙江创投等投资跟投的 B 轮数亿元融资。

但这样的成绩来得却有些曲折。2014 年,按理来说是在线教育创业红海,有数不清的真金白银砸向创业者,不论是做题库工具还是在线培训教育,不论是英语还是数学,不论是小学还是初高中,只要跟教育搭边,几乎都能拿到钱。但葛佳麒却在 2014 年差点让 VIP 陪练「黄了」。

有痛点无模式的教训

2014 年,葛佳麒看到了钢琴教育市场中的陪练痛点,但却摸索不出好的解决方案。

多数家长缺乏专业的指导能力,只能实现「量」上掌控,而不是对「质」的把控。课后如果由家长代替专业的老师来陪孩子练琴,根本不能达到真正的练习效果。而传统线下琴行及培训班处于对利润的考虑还是以授课为主,钢琴教师或固定的陪练教师也可以进行陪练,陪练费用一般为每小时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

葛佳麒认为这就造成了大多数学生练琴的两个问题,在家练琴不知哪里出错了,知道错误也不知该怎么改。而长期的错误练习将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形成错误的肌肉记忆形成,不仅难以纠正还会阻碍学生进步

「肌肉记忆形成是很难改变的。现在很多小朋友只能考到七级,八级会是一个分水岭,衰减的人会特别多。原因是如果以前用一些不正确的方式去练习,到了高级之后你就很难改过来这个习惯。」葛佳麒说。

但可借鉴的解决方式根本没有。葛佳麒最开始的设想是用技术实现人机交互来纠错,通过一个音频自动识别监测系统来与钢琴连接能自动辨音纠错。但没过多久这个想法就被否定了,因为没有巨大的样本数据量支持,这个系统的精度根本不能用于纠错。

不能实现针对性地纠错,那就退而求其次。葛佳麒想把常见的错误和纠错方案做成三分钟的视频短片。但视频制作成本太高,并且实现持续的付费转换也是一个问题。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动用老师。由家长为孩子录制练琴的音视频并上传至 app,由后台老师进行批量修改再通过语音或文字回传纠错指导。这个 app 就是 VIP 陪练的前身「陪你练」。

这时是 2014 年,整个公司只剩了七个人。12 月蓝驰创投给了 10 万美金的天使投资,这在当时看来不过是教育这大碗粥里吃剩下的几粒米。投资人说,如果你们做起来了就再给 10 万美金。

「陪你练」相较于前两种模式来讲的确进步不少,客户流量呈倍增长。但几乎每过几个月就会大幅下跌,因为练琴效果受到家长质疑,他们对于孩子是否已经改正无法判断,很多错误回到课堂中依然存在,导致用户很难留存。

好在 2015 年 12 月,葛佳麒启动了 VIP 陪练项目,化险为夷。通过其 app,可以运用 VIP 陪练特别研发的鱼眼摄像头与 iPad 连接,让钢琴陪练教师 360°无死角观察到孩子的指法,并进行一对一在线指导孩子课后练琴。该项目启动三个月后公司达到收支平衡,成单量过千。目前,VIP 陪练的客单价设置为约 1000 块,含 30 节课可以满足孩子三个月的陪练需求,一个月的交易额能达到 5500 多万。

做音乐陪练领域的 VIPKID

这些成绩也被投资人看在眼里。2016 年,该项目被金沙江创投青睐,拿到 100 万美金的 Pre-A 轮融资;2017 年,再次获得蓝驰创投、金沙江创投等投资公司数百万美金的 A 轮融资;今年,腾讯也入局了。

拿到钱后,葛佳麒想的却不是放开市场,「用各种引流量的方式去做很容易就放开市场。但是在线教育不是一个单边市场,它是一个双边市场,如果是双边市场,只让老师涌进来而不控制质量的话,这个教学体系将很难掌控住。所以并不是一味的把流量拉进来就可以。」

在他看来,教育领域不同公司有不同玩法,流量对于一家本身有现金流的公司来说并非都那么重要。举例而言,题库工具类创业公司本身来说现金流可能并不多,所以需要大量的用户沉淀下来之后,然后再才可以做变现,打开市场就显得比较重要。但对于他们而言,本身就已经盈利,暂时不用担心能不能活下去。

这一轮的钱,葛佳麒想花在让陪练这件事更加「智能化」的方面,「我们认为在音乐行业里面,任何知识点都是可以归纳为一些小的细节点。而这些小的细节点,我可以告诉用一些什么样的方式来解决。但这件事情现在还不智能化,我们要往智能化的方向去走。」

目前,他想到分两步走。第一步是通过对老师动作、动作持续时间、学生反馈等数据采集,实现对教师质量的更好把握。下一步,是希望通过机器去自主反馈培训的知识点,机器能够判断提供给学生能够让其迅速理解的解决方案。

在葛佳麒眼里,这个市场是一个很新的市场,不论是公司的发展还是市场的边界都需要不断地探索。不过有一点很明确,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竞品出现。成立于 2016 年的「快陪练」由原 e 袋洗 CEO 陆文勇创立,已获得在获得高榕资本领投、IDG 资本跟投的 5000 万元天使轮融资。钢琴家郎朗投资的 The ONE 智能音乐教育品牌,也于 2017 年正式发布「熊猫陪练」,主打为 4-16 岁孩童提供在线钢琴陪练。

VIP 陪练和 VIPKID 都以 VIP 打头来表明一对一陪练的立场,公司的 logo 也都以橙色为底色。葛佳麒说,「当时根本没想过名字,只想取了再说,最开始叫 VIP 钢琴,后来扩张了品类就叫 VIP 陪练。不过我们也希望能做成音乐陪练赛道里头的 VIPKID。」

但不同于英语教育泾渭分明的局势,音乐陪练的竞争好像才刚刚开始。到底是谁能先跑出来,还没有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