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ab

创客秀vol17: 知名自媒体人高海豹的养成记

海创船长· 2018-09-28 15:17:19

9月14号下午2点多,距离创客学堂开场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高海豹走进如是书店。黑框眼镜,黑体恤,黑裤子,人也有点黑……他坐在听众席的角落和几个青年创客聊了起来,时不时传出笑声,丝毫不像主讲嘉宾,也不像老板。

但他的确是个老板,2015年11月创立了名为“喜大普奔”的公司,公司名称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很随意,还有些欢乐,喜大普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大普奔)立足于青岛本地,致力于打造集内容传播、消费推荐、电商营销于一体的网络平台。同时,他还是海创链——海尔孵化的小微企业的合伙人。

不过,于高海豹而言更贴切的头衔应该是自媒体人,他创立了自媒体大号“知青岛”、“深度西海岸”、“青岛吃货帮”、“青岛生活馆”,形成了自己的自媒体矩阵,还有百万粉丝的社群做为依托。

当然,在万事皆顺,“喜大普奔”之前,高海豹还有些别的故事。

工作是最

高海豹是中国海洋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毕业生,一毕业就马不停蹄的去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做技术,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安分”,“既然觉得无聊,为什么不走出办公室试试销售,出去跑一跑。”只不过,理想与现实的天差地别也只有经历了才能明白。做销售的那半年,高海豹现在回想起来也有些莫名,他用“想不开”来形容那个时候内向的自己,也用了“最苦的时候”形容那段工作经历,不是睡地下室,也不是没钱吃饭,而是努力很久但是并没有成效。这点儿对“成就感”的执着,也影响着他之后对工作和创业的选择。

2013年9月,高海豹结束了半年的销售生涯,来到青岛日报的子公司掌控传媒,进入了新媒体行业,他大概天生就是吃“互联网”这碗饭的人,最终还是坐进了曾经想逃离的办公室,坐在了电脑前。

“其实做新媒体的大部分是两类人,一类是做新闻的,另一类是做互联网的,像我这样。”在媒体纷纷寻求转型的时期,掌控传媒不止更新自家的内容,还承接了对外新媒体模式输出的任务,高海豹就是完成这个任务的成员之一。“那个时候讲课很心虚,”高海豹说,“我还没有自己真正实践,很多案例和方案是同事实践的结果。”

是心虚不是虚心,没有实践就没有底气。为了更好的工作,也让自己更敢讲,高海豹决定自己试水,深浅如何只有实践了才知道。第一次尝试,他把目光放在了互联网——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几场活动就把粉丝数做到了十万。这个微信公众号如果继续做下去会有无数种可能,遗憾的是,因为没有相匹配的资源让账号盈利,再加上后续的内容运营没有良好的把控,高海豹错过了这个时机。他反思了自己初次运营失利的原因,汲取教训,重新衡量了自己能把控的最大限度的资源和优势,再度下水,他没有错过“知青岛”——他的第二次尝试。

“虽然情感号一直很火,但是我性格不合适,资源也不匹配,所以经过考虑,决定把目标放在生活的范畴内。”高海豹笑了,说,“而且我去做情感号那不就是误人子弟嘛。”知青岛旨在为生活在青岛的民众指南,在这里可以看到一切和青岛相关的资讯,无论是天气、美食、美景,还是商场折扣、交通路线、房价更迭,简直就像是一个青岛本地的百宝囊。

创业的甘之如饴

知青岛2014年8月份诞生的时候,高海豹依然在掌控传媒工作。初心不改,还是实践,但高海豹明白,自己还藏了一份的大展宏图的心思。他直言自己哪怕是上大学的时候,做一些“小事情”也会抱有非常美好的希冀,但往往事与愿违,那个对的时刻一直没有到来。大学期间做过的论坛还是网站,都随着高海豹的毕业而终止,大学生的社会阅历匮乏和实践经历缺失都是创业道路上的硬伤。

但这次不同,高海豹没有放弃知青岛。哪怕没有多少粉丝、没有带来任何收益;哪怕他辞职后加入的创业团队与新媒体不甚相关;哪怕创业团队的项目天使轮融资成功,知青岛都一直“活着”。

在掌控传媒工作一年半后,高海豹又辞职了。他的这份不安定,其实也是侧面反映了只有创业才能满足他的成就感。辞职后的他加入了青岛菜鸟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菜鸟智能)——一个刚刚成立3个月的创业公司,开始了步入社会以后对“创业”的首次学习。

2015年7月7日,菜鸟智能悄然在京东众筹上推出了一款产品,名为鸟蛋——中国首款自行车智能配件。登陆短短23分钟后,10000只鸟蛋被抢购一空,创造了京东最快筹空纪录。最终,鸟蛋以56万的筹资金额圆满收尾。而在这次众筹的两个月前,鸟蛋已经成功完成了天使轮融资,智能、互联网、骑行,无论哪点都是投资人关注的焦点。但是从天使轮融资成功到A轮融资失败,半年时间,资金紧张、市场行情变差、研发方向出现分歧……与项目相关的一切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项目包括软件开发、硬件研发、软硬件通信、整合供应链等等环节,鸟蛋看上去小巧,似乎做起来很简单,但其实非常复杂。”高海豹虽然不避讳谈失败,但还是尴尬地笑了笑,才继续说,“后来,我们就失败了……”

高海豹一直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在进入创业团队之前,他就已经做了设想:我失败了怎么办?所以一开始,他就为自己设想了后路,而知青岛就是那条后路,“我要确保自己能活下去。”高海豹决定全职运营知青岛,也因为有了知青岛,才有喜大普奔公司,以及后来的自媒体矩阵。

2015年对高海豹而言与众不同,这一年,他经历了创业失败和再创业,压力巨大可想而知。不过于新媒体而言,高海豹似乎赶上了所谓的“好时代”,微信公众号在2015年还处在红利期,各大自媒体都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在当时的环境下,涨粉和变现看上去好像容易很多,但他并不认同:“时代永远在迭代,其实无论什么时代都是有机会的,重要的是能抓住机会。”

喜大普奔刚刚注册的前三个月,“焦虑”是当时的高海豹心理状态的完美概括。做自媒体,没有粉丝,就意味着没有流量,没有流量就意味着没有收益,所以三个月来,高海豹很闲,但他不能让自己这么闲下去。很多时候,他就主动去找人聊天,并且把有可能给予自己帮助或达成合作的朋友在微信里加了星标,聊着聊着,就把第一个机会聊来了,这也是知青岛的第一次涨粉高潮。

一个在教育局的朋友正好在做一场英语情景剧的比赛,高海豹和这位朋友联系的时候,他正在发愁如何推广。“这个领域我熟啊。”于是,高海豹就兴致勃勃地帮对方出谋划策,他把每个作品都做成一个网页,进行推广和宣传,“但是其实我‘鸡贼’了一下,把链接放在知青岛上,搞了一个PK机制,让大家投票参与。所以从活动发起到结束,短时间内,知青岛涨了十几万的粉丝。”

现如今,知青岛已经达到了30万的量级,涨粉也不如最初那样容易,微信已然到了深耕细作的时代,单一的模式已经无法再继续吸引粉丝关注,“既然水会流失,就要不断的续水来保证容器里的水分,保持独特性也很重要,哪怕调性相符,你也要琢磨出自己的独特性。”

高海豹心目中酝酿很久的自媒体矩阵,伴随着知青岛逐渐的稳定,越来越清晰的显现,“美食”就是他自媒体矩阵打响的第一枪。去年年初,青岛如是书店的如是小剧场里,聚集了百余人,都是奔着“互联网+ 餐饮高峰论坛”而来,这是高海豹为了预热自媒体矩阵干的一件大事。从策划、预热到挑选场地、联系嘉宾,三四个人仅用了一周的时间。最后活动拥有十余位嘉宾坐镇,三百余人到场参与,更是辐射了几十万粉丝,这场活动也是高海豹心目中“最骄傲”的一次体验。互联网+ 餐饮高峰论坛的“小有成就”,让高海豹更加坚定创立自己自媒体矩阵的想法,“深度西海岸”、“青岛吃货帮”、“青岛生活馆”也陆续的诞生。

不过,高海豹的“不安分”总是显而易见,他的保守也不经意的体现出来,这两点看似矛盾,却在他身上融合起来。他把新媒体的创业当作养家糊口的工作和责任,而他更不想错失的,是大环境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当然,在新媒体有足够的运转条件以及不影响生活的情况下,剩余的资金,他都给了海创链。

未来的独角兽

“未来的独角兽”,这是高海豹对区块链这个领域的评价,也是他对海创链的评价。

青岛在2014年出现了第一批互联网学习型社群,热衷于互联网的人每周六相聚在一起,分享、探讨更多互联网的运作和商机,高海豹和张弢就结识于此。那个时候,高海豹还在掌控传媒,张弢还在海创汇。那个时期,关于区块链的质疑和争论似乎永无休止,欧美践行“区块链机制”的公司大量倒闭,区块链的未来一片迷雾。

直到今天,即使区块链还处在概念性的阶段,需要大量技术、资金的投入,但是已经开始在商界掀起热浪。而高海豹和张弢也从未停止过讨论,另外拉了两个人入伙,四个人涉及的领域相互补充,有做技术,有做管理,有做宣传,合作关系就此达成,一拍即合,今年8月,海创链正式创立。

“区块链现在处于技术落地的阶段,过去互联网解决的是信息传输的问题,如今区块链解决信息可信的问题。”高海豹说,“尽管区块链现在还比较‘小众’,还存在着质疑,但是区块链技术一定会被广泛应用,深远的影响大小企业的命脉。因为它是一个不可逆的大趋势,所以我们要抓住时代给予的机会。其实一个人究竟能做出什么成绩,和他自己本身的努力相关,同时也和自己所在的行业息息相关,很多时候,一个人的前景如何,是行业带给你的。”

高海豹热爱工作,他的想法总是没有节制的冒出来,想到了就去做了,除了“活着”,他没有别的顾虑。从他“喜大普奔”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他时不时的会有些“皮”,但他形容自己是一个相对悲观的人,尽管这在工作中并没有体现。他乐呵呵的做新媒体,美滋滋的搞区块链,他说工作其实就是生活,所以要享受工作,就是享受生活。“我最理想的生活状态就是聊聊天、喝喝茶、吹吹牛,公司可以自行运转,只不过我现在没有实现,但是有生之年一定会实现。”

创业者寄语

1. 创业要在风险相对可控的情况下进行。

2. 不要观望,去做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