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ab

《野狼Disco》被告“盗用”侵权,到底怎么回事?

海创船长· 2020-02-06 11:18:44

每首大火的歌都逃不过“抄袭”这顶帽子。

去年年中,《野狼Disco》火了,你说它土也好,说它俗也罢,但又土又俗的它就是越来越火,还登上了抖音、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冠军位。演唱者宝石Gem不仅成为《中国新说唱》第二季最大赢家,还在今年1月替《中国有嘻哈》冠军完成了他未了的心愿——登上了春晚。

火了不到三个月,B站出现了各种试图验证《野狼Disco》抄袭的视频,有人说它抄袭日本歌手 Shing02的《Flowers》,还有人说它抄袭日本乐团Goose house的《冬天的尾声》,以上只有部分旋律疑似相同的视频UP主都被评论喷到闭麦

直到有人翻出20197月,意大利歌手SpolpaYoutube上传的歌曲《Dimmi》,这首歌与《野狼Disco》伴奏完全相像,大家才开始正视《野狼Disco》被传的抄袭问题。

现在打开Youtube,《Dimmi》视频下还有很多人说《野狼Disco》抄袭了这首歌,都是最近一个月留下的评论。 

但实际上,《Dimmi》与《野狼Disco》的Beat均是使用的芬兰音乐制作人Vilho Ihaksi20182月发表的的《More sun》。Beat可以租赁,也可以注明后被其他人非商业改词使用,对于rapper们而言,使用经典beat 进行 freestyle 是说唱江湖的入门考验。

如何证明《野狼Disco》使用的就是《More sun》的Beat

音乐版权律师赵智功23日在《【伴奏作者Ihaksi终于发声了】正式律师函:〈野狼Disco〉到底侵权了吗?》这篇文章中给出了清晰易懂的说明。

音乐制作人为了防止音乐被过度使用,音乐制作人会在提供的音乐中加入特定的音效或录音,俗称水印(Tag/water tag/producer tag),耳朵是诚实的,别人一听就知道你这个说唱歌曲的Beat是谁做的,哪买的,付了多少钱。

《野狼Disco》每次开头都能听到两声“peew~~~peew~~~”的音效,以及一个低沉的男士念出的“Ihaksi”,这并不是宝石老舅的声音,也不是专门为了野狼Disco录制的开头,更不是专门制作的歌曲效果。这个开头:是伴奏音乐作者Vilho Ihaksi的防盗水印。

按照赵智功律师的说法,宝石Gem并没有抄袭,他只是侵权了。

赵智功律师称,作者 Vilho Ihaksi 和版权方玛西玛国际Maxima International Media已经委托他,代表作者和版权方给《野狼Disco》相关利益方发送了正式的律师函。

同样使用了《More sun》的Beat,为什么《野狼Disco》收到了律师函?

原因是,没有向原作者购买版权,宝石Gem以及团队就使用《野狼Disco》从事了商业行为。

Vilho Ihaksi 在上传《More sun》的时候表示过,保留防盗水印,Beat可以免费做非商业用。但如果是商用的话,表演者需要购买无水印版版权,他还给出了不同的购买方案:

基本授权(提供mp3版本)19美元;

进阶授权(提供wav版本):39美元;

无限授权(提供wav版本+分轨):99美元;

独家授权:价格详谈。

据赵智功律师称,99美元的合同也是禁止所有营利表演性质,综艺节目,演唱会,原则上禁止大型商业营利性的使用,宝石Gem使用《野狼Disco》进行商业演出、参演商业广告,应该与原作者沟通以获得更高级别的授权。

赵智功在文章中提供的合同页面

当初在歌曲中保留防盗水印、注明编曲的宝石Gem估计也没想到,这首歌之后能火成这样,还能靠它赚钱。

而之后,哪怕宝石Gem团队赚到钱后期补个票,这事儿都不会到发律师函的地步。

宝石Gem确实补票了。

23日晚,宝石Gem在直播中对此事件进行了回应。

根据回应、赵智功律师的文章、以及其他网上公开信息,事件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

1、据宝石Gem称,《野狼Disco》创作于20193月,属于宝石Gem只花了两天就完成的快餐式作品,当时他应该使用的是水印版本伴奏。

因为宝石Gem给出的购买页面显示购买时间为20197月,他购买了价格为99美元的无限授权版。并且,此版本的权益中有写以营利为目的的现场表演,宝石Gem提供了购买网站截图为证;

 

网站页面

201992日,宝石Gem以单曲形式发行了《野狼Disco》。

但赵智功给出的页面是99美元版本的合同细则,与售卖页面不同,合同上面显示,99美元的版本不可进行盈利演出。

2、宝石Gem201911月与 Ihaksi 沟通想要买断Beat,但对方没有同意,因为对方认为这首Beat已经被太多人购买过,并不推荐宝石Gem独家买断;三周后, Ihaksi 回复宝石Gem,有人用5000美元买了这首的Beat的独家版本。

赵智功在文章里说的是,《野狼Disco》商演、广告和春晚,Vilho Ihaksi 几乎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这两种解释目前来看没有太大冲突,宝石Gem在直播中晒的那些邮件内容中,并没有说明自己想要将Beat用作商演、广告等用途,更像是以一个乐迷的身份想来购买。但可以看出,宝石Gem以一种积极的态度在与 Ihaksi 沟通。

3、购买未果后,有一位来自台湾的陈先生自称已购买版权,并与他团队沟通Beat版权合作事宜,并提出商业收益、授权利润分成等合作条件。

这与当日下午,飒娱(野狼Disco团队)对新浪娱乐晒出的聊天记录相吻合。

图片为飒娱对新浪娱乐的回应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宝石Gem有在积极的与原作者进行沟通,虽然沟通未果,但由于版本权益显示可以进行商演,所以即使沟通失败,宝石Gem 仍在靠其盈利。

宝石Gem发在微博上的回应

24日,赵智功律师向界面文娱回应,宝石Gem所称联系他经纪人的陈先生就是版权方玛西玛国际的负责人,但数额巨大并不属实。没有谈到具体数额,只谈到了分成合作,并且,目前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来自野狼团队的正面回应,也不清楚宝石Gem所称的捐款金额去向。

音乐先声创始人范志辉则是发现:

在(宝石Gem)委托杨子昂的发送的最后一封"询价"邮件的第二天,Ihaksi就将Beat的版权转手卖给了玛西玛。或许,这首Beat被买走绝非"碰巧"。在后来Ihaksi与玛西玛签订的独家合同中,也不顾Beatstars的公平交易原则和之前已经购买租赁许可的用户利益,新增了代理侵权的条款,与自己此前的售出许可产生了权利冲突。

并且他称:

就目前了解到事实来看,律师函中指出的商业演出盈利侵权并不成立,而商业广告中的侵权也有待认定。

随着宝石Gem多次自证,事件中的模糊点慢慢清晰了起来,但《野狼Disco》是否侵权最终还需要通过法律程序裁定。

以下为《【伴奏作者Ihaksi终于发声了】正式律师函:〈野狼Disco〉到底侵权了吗?》文章中,赵智功律师整理的事件时间线:

2018年初,芬兰音乐制作人Vilho Ihaksi创作了音乐伴奏Beat,并命名为More Sun

201821日,IhaksiMore Sun上传至世界上最大的Beat交易平台网站BeatStars

201822日,IhaksiMore Sun上传至Youtube

20182月至2019年上半年期间,宝石老舅使用More Sun录制了首版《野狼Disco

2019年上半年期间,《野狼Disco》通过剪辑MV视频的在网络上发布,并在国内传播。

2019816日,宝石老舅的《野狼Disco》的《中国新说唱》复活赛中曝光。

201992日,宝石老舅的《野狼Disco》正式上线国内流媒体平台。

20191015日,《野狼disco(陈伟霆合唱版)》正式发布,在全球华语地区迅速传播。

20191115日,作者Vilho Ihaksi得知《野狼Disco》成为了中国版《Old Town Road》的事实,并独家授权玛西玛国际进行维权。

2019126日,为华为定制的商业广告歌曲《野狼disco (荣耀V30 5G版)》正式发布。

201911月至20201月期间,版权方玛西玛国际与野狼团队进行协商,但遭受拒绝。

202015日,因版权方自己沟通未果,玛西玛国际正式委托律师向野狼团队、英皇、华为、网易云及咪咕发送律师函,要求停止将音乐作品及录音制品《More Sun》作为伴奏使用。未得到野狼团队任何回复。

2020127日,宝石老舅在微博上宣布将《野狼Disco》的版权收入进行捐赠。

今日,野狼团队并未与作者及《More Sun》版权授权方玛西玛取得任何联系。

我本人作为宝石老舅的圈内朋友,我们拥有彼此私人联系方式,至今也并未得到任何回复。

(本文来源于钛媒体,作者 | 小黄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