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ab

线上学习成常态,或将改变全球教育

海创船长· 2020-05-13 14:07:32

无法如期返校的学生人数在持续攀升。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最新的监测和统计,截至424日,已有超过191个国家实施了全国范围的停课,停课学生人数已达到15.7亿人,这在最近10余天内几乎翻了两番。此外,还有数国实施了局部停课,以预防或遏制新冠肺炎疫情。

 

全球87.1%学生无法继续学业。若局部停课国家也实行全国停课的话,无法上学的儿童和青年人数还将增加数千万。

 

我们从未见过教育面临如此大规模地中断,对教育领域而言,这样规模和速度的学校关停,更是一项从未有过的严峻挑战。世界各国正在采取行动,利用远程学习方案填补学业的空白,不仅包括利用互联网实现实时线上直播和视频教学,还有依靠广播和电视等传统媒介手段开展远程教育。

 

但全球疫情发展不可控,关校和停课何时结束的日期充满了不确定性,也使得教育工作者的任务更为艰巨。

 

停课的影响,已超出教育领域

 

 

全球范围内,疫情正在以一种令人震惊的速度加剧。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3630分左右,全球累计确诊超340万例,达3408869例,累计死亡242296例。

 

 “虽然因卫生或其他危机而暂时关闭学校并非没有先例,但是目前全球教育中断的规模和速度是空前的,并且如果持续下去,可能会损及受教育权。”面对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日趋严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阿祖莱对外表示。

 

全球大面积停课,即使只是短暂停课,也会带来许多问题,停课的负面效应不容低估,其影响已超出了教育领域。

 

在学校上学,依旧是全球最重要和主流的受教育方式,停课导致授课时间缩短,会给学习效果带来负面影响。同时,全日制学校为学生提供的不仅是课程,它同样也是每个人认识社会,接触社会的开始,其社交属性不可忽视。而对于局部停课的地区,仍然开放的学校和学校系统将承受更多压力。

 

虽说全球大部分停课的地区,为了应对疫情的扩散,政府、学校和企业联合起来,采取了远程教育的手段,来解停课期间学生的学习和成长问题,然而,许多家长对远程教育和家庭教育并没有准备。

 

这种准备,不仅在于网络教育准备的硬件与软件上,更是体现出家长的心理建设,以及家庭教育经验的积累上。

 

即便是在家长具备一定的家庭教育素养,当学校停课时,家长被要求辅导孩子在家学习,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对于一些孩子正处于低年龄阶段的父母,有工作的家长在学校停课时,家长难以兼顾工作职责和儿童看护。

 

学校或许不够完美,但它一直在促进社会平等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某种程度上,如果不采取有力且大规模的措施,一旦学校关闭,教育不平等现象就会加剧。因为经济条件优渥的家庭,往往受教育程度更高,并拥有更多资源和财力,可以找到合适地填补学习空缺的课程,以及负担得起更多的课外活动。

 

还有一种更深远的担忧是,在长时间停课,在一些地区,辍学率有可能随之上升,如何确保儿童和青少年再度返回学校,并留在学校也成为了一项新的挑战。

 

受到影响的不止学生和家长们,还有这165个国家的将近6300万名教师。其中一些国家,学校停课期间,合同制教师、代课教师和教育辅助人员,面临着合同中止和失去生计的风险。

 

走在“停课不停学”第一线的中国

 

 

这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线上学习活动从中国开始。29日,近2亿中国小学生和中学生,在网上开启了他们的新学期。

 

实际上,疫情刚一开始,教育部就发起了“停课不停学”的理念。129日,教育部宣布拟于2月开通“国家网络云课堂”,以部编教材及各地使用较多的教材版本为基础,向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三年级提供网络点播课程。

 

同时,考虑到部分农村地区和边远贫困地区无网络或网速慢等情况,教育部安排中国教育电视台通过电视频道播出有关课程和资源,解决这些地区学生在家学习问题。

 

为了尽可能确保所有学生都能疫情期间,获得相对公平的机会,中国社会各方在这背后展开了诸多合作。这期间,教育主管部门联动社会各界采取措施,社会力量也参与提供线上课程和教学资源。

 

据中国教育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雷朝滋介绍,首先,所有主要电信服务运营商加强在线教育的互联网接入服务,尤其是提高互联网接入落后地区的服务水平;其次,包括钉钉、腾讯会议等在内的平台提升主要线上教育服务平台的带宽;此外,大多数被经过验证的线上课程平台,为中小学提供免费的在线课程,这其中大多数平台由人工智能驱动。

 

对于中国教育部门,棘手的问题在于,这里不仅学生数量规模全球最大,并且还分布在各个教育资源发展不均衡的地区,用一套方案解决全局,显然不合适。

 

灵活多变的线上学习方式是解决之道。教育部建议学校和教师根据当地的信息化水平选择合适的授课方式,包括网络平台、数字电视或移动应用程序等。教师们也收到了关于教学方法的指导,包括线上直播授课和录播课程等。

 

教育部还建议不同年级采取不同的线上学习时长。广东省率先调整网上授课时长,广东省教育厅要求学校线上授课不超过20分钟。32日,教育主管部门要求全国中小学每天网上授课不超过4学时。

 

“停课不停学”理念落地在具体实践中,许多问题也在一步步解决。

 

优酷直播中心负责人刘阳告诉钛媒体,从发给一线老师们的调查问卷中获知,虽然现在很多教育软件都有连麦的功能,但是在流畅度和清晰度方面,却参差不齐。

 

能不能还原线下的真实的授课场景,是老师们第一件关心的事情。转移至线上,最关键的地方在于,PPT的顺利播放,系统对手写电子白板的支持,以及互动性上的师生连麦的需求。这都是疫情期间,平台需要重新上线和打磨的解决方案。

 

虽然在中国,在线教育日益在课外学习中普及起来,主流的教育培训机构,早已部署了线上化的教学手段,但是,学生在校外机构补习,和在学校上课的需求也不一样。

 

腾讯教育副总裁王涛发现,在校外机构,师生之间相处的时间会更短,彼此之间熟悉程度不高,也更商业化。他告诉钛媒体,机构内的老师,会专注于用更快速的时间,将核心授课内容以高效的方式传递给学生。而在公立学校,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更为亲密,希望有更强的互动,这样对于音视频互动就提出了新的需求。

 

在公立学校内,教师除了关心学生的学业成绩之外,他们的身心健康成长也是重要的方面。比如说,这次疫情期间,很多学校提出了上体育课的需求。体育老师们提出了可以尝试开设一些可以在家里的锻炼课程,最简单、易上手是俯卧撑该如何做。

 

即便是从政府到企业再到学校准备充分,这期间授课软件卡顿、延时,甚至是直接崩溃的消息,也不断涌入公众视野,频繁出现在微博热搜榜单。

 

“服务近2亿中小学生,我们内部确实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战和困难。”面对这些问题,阿里巴巴合伙人、钉钉教育负责人方永新对钛媒体解释说,集团已经调动了所有能调动的资源,一开始发现卡顿的问题,以为是扩容不够,但还是有用户反馈使用不畅。

 

后来,通过技术分析,钉钉团队发现,80-90%用户遇见卡顿、延时和掉线的情况,是差异化网络环境造成的,还有不少是电脑,手机等硬件设备问题;区域的集中并发也会出问题,很多地方,整个城市都“上”钉钉,比如一个区域,同时上课的孩子很多,这个地区的总端口就会被“堵”住。

 

线上直播课程也并非所有地区首选的最佳的解决方案。钛媒体了解到,天津市和平区就用微视频的课程学习,类似的“翻转课堂”的手段,将学习的主动权交给学生。

 

天津市和平区教育局局长明建平对钛媒体表示,直播软件上课固然有诸多好处,但是这也对教师水平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这在短时间内难以达到。

 

而如果让学生看电视讲课,或者在电脑上录制好的课程,一节课需要40-45分钟左右。这样的课程耗时比较长,而老师真正给学生进行难点和重点突破的时间却很少。虽看上去孩子们面对电视或者电脑长时间在学习,但其实这样的学习效率却比较低。

 

因此,他们采取了微视频课程的模式,由骨干教师录制短视频课程,学生自主学习。这样的模式好处在于,它把属于辅助教学环节都去掉,在一个比较短的时间内,直接给学生呈现突破重点难点的资源。

通过这种微视频推送给学生以后,即便学生一开始没法理解,也能够反复地观看、领会。同时,他们还在每周以固定时间开启直播课,但只限于“答疑”。微视频成为了学习的支点,学生的自主学习也由此为基础展开。

 

不只是“抄作业”,全球因地制宜的解决方案

 

 

直到3月上旬——在中国实施“停课不停学”教育实践1个多月之后,全球各地的政府和学校才采取部分举措对抗疫情。从部署远程学习解决方案开始,细化到如何支持教师和家庭,梳理这些措施背后,我们看到了不少“Copy from China”的影子。

 

在美国,线上学习从高等教育开始。美国多所知名高校也纷纷宣布停课,包括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哥伦比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纽约大学、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大学、南加州大学、斯坦福大学在内,他们均通表示过网站发布网上授课、考试通知。

 

日本文部科学省也于32日发布线上教育门户网站,为各个学段的学生提供学习内容支持。一位在日本攻读博士学位的留学生告诉钛媒体,目前高等学校正处于假期,而学校也已经将开学推迟了20天,并取消了开学典礼,毕业典礼也只安排了12位同学参加。据其观察,日本在为当地中小学开展线上教学配发学习终端。

 

位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一些高校发现了确诊病例之后,开始宣布停课,开始网课教学模式。昆士兰大学第一个做出停课的决定,悉尼大学主校区部分课程取消面对面授课,取消5月份的毕业典礼。

 

在悉尼留学的“小鲍”同学告诉钛媒体,疫情在澳洲爆发后,学校已经暂停了线下两周的课程,一些课程取消了期中考试,学校将学期中的休假(mid-break)提前。虽然目前还未采取网络授课的方式,但她得知学校已经在调试中。

 

在当前疫情态势最严重地区之一意大利,教育部门刚宣布了一项8500万欧元的一揽子计划,以支持850万学生的远程学习,并着力改善偏远地区的互联网接入,向最贫困的学生提供电子学习设备。

 

除了线上平台之外,一些国家还利用公共电视为各年龄段的学生提供课程,并为教师提供培训。墨西哥只有只有60%的学生能够上网,为了覆盖所有人,如同中国一样,他们将远程学习和开放电视相结合。

 

在非洲中东部地区的卢旺达,学校已经超过两周,政府正在努力解决电子学习平台需求激增,以及互联网连接问题。

 

“为了解决公平问题,我们实施了宽带免费政策,让家长们无需付费。”卢旺达教育委员会信息和通信技术教育应用部部长尼伊扎姆维伊蒂拉(Christine Niyizamwiyitira)在媒体上称,“我们还使用线上平台、电台和电视等不同工具,进行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等科目的教学。”

 

但他们不只是学习中国提供线上课程而已。停课期间,学生对学业辅导和情感陪伴的需求空前强烈,这要求线上教育系统承担培养社会情感的功能。

 

一些地区采取社交网络的手段维系师生以及学校的关联。

 

斯达黎加正在利用社交网络向学生和家长发送每日阅读计划;在伊朗,他们通过线上虚拟教室连接教师、家长和学生的“学习新三角”,这些虚拟教室也由社交网络支持;南美洲的秘鲁,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将课程内容翻译成了10种土著语言,并编写了关于教育的社会情感层面的材料,以减轻学习者的孤独感。

 

教师在保证教育连续性方面起着核心作用,他们也正在集中力量赋能教师。

 

意大利教育部长阿佐莉娜(Lucia Azzolina)在324日教科文组织上的一次发言谈到,“教师的作用和师生关系是无可替代的,但是我们别无选择,必须尽最大努力支持校长、教师、家长和学生,同时确保他们的安全。”他们正在使用社交媒体工具维持师生关系的活跃,并保持他们的积极性。

 

与意大利教育部理念相似的克罗地亚,为教师提供量身定制的内容作为优先事项,包括加大支持力度,帮助教师独立编写学习材料、主导教学进程并适应数字环境。

 

或将改变全球教育

 

 

事实上,远程教育(Online Education),包括上述提到的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room),并非在中国最先发明,但通过疫情期间的实践,我们发现,无论从正在开放的远程教育设施的深度来看,还是从满足学习需要所需的规模来看,中国教育系统对新冠病毒这一紧急情况的应对,从在全球范围来看,都值得称道。

 

这不仅是体现除了中国教育界长久以在探索的面向未来的教育,以及基于互联网和AI驱动的智慧教育的重要性。在疫情期间的线上学习,也促进了政府、企业、大学和学校之间的进一步合作,尤其是切入了长久以来“产学研”融合的探索。

 

“中国在国家和地方政府、私营部门和公民社会之间建立伙伴关系的速度令人惊叹,这些伙伴关系为学习资源提供了更多传播途径,例如通过电视广播和社交媒体直播等。”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欧敏行(Marielza Oliveira)在媒体上表示。

 

教育部正与各大教育企业合作,为幼儿园、小学和中学(K12)学生、大学和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和在线课程资源,并为教师提供培训,以帮助他们适应新的学习环境,掌握线上教学技能。

 

尽管这些举措在这期间受到诸多质疑(见钛媒体文章《为什么首次“线上开学”成为了大型尴尬现场?》),经过一系列调整,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中国教育部发现,80% 的教师认为自己有能力在今后的工作中使用更多的信息和通信技术。

 

而在全球范围内,这也不仅是抗疫情的扩散紧急的必要之举,它对如何推进面向未来的教育,引发了诸多新思考 “我们过去10天在数字和远程教育方面取得的进步比过去10年更大。毫无疑问,这场危机将改变我们对未来教育供给的思考方式。”埃及教育部长绍基(Tarek Shawki)说。

 

当然,要达到理想状况,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如何支持家长有效监督子女的学习活动,如何为残疾学生提供更好的无障碍平台,以及进一步增强农村地区的信息和通信技术接入和教师技能,此外,保障儿童上网时的安全和隐私也应当给予重视。不过,相信在疫情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这场被动用巨大实践,也会是现代教育的宝贵财富。

 

(本文来源于钛媒体APP,采访、撰文丨李程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