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ab

创业圈为何总掉进P2P爆雷大坑?

海创船长· 2020-05-14 18:09:34

511日,北京OurHours全时便利店官方公众号发出一封告知函,称因公司经营战略调整,全时北京区域所有门店将于2020520240分结束经营。加之此前天津全时也已经大规模关店,这则消息意味着全时将全面退出京津市场。

 

很显然,新东家山海蓝图接盘,非但没有唤起全时曾经对标7-11的野心,反而因连年的亏损失去信心。

 

但锅不是山海蓝图的,全时的没落,终究和P2P爆雷脱不开关系。2018年,全时曾经的母公司北京复华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受旗下P2P平台海象理财爆雷事件的影响,资金链断裂,全时最后通过“解体分拆”的方式结束了创始人关广雨对品牌的运营。可惜的是,卖身没有改变全时的命运,它和因善林金融被查封而关店的邻家便利店最终走向了相同的结局。

 

无独有偶,近期被P2P困扰的创业公司还有随手记及背后的金蝶国际。4月底,大批出借人来到金蝶软件园举横幅讨要血汗钱,至今未果。

 

从雄心壮志的创业者到人人喊打的“欺诈”方,P2P的金钱陷阱困住的不单是投资人。

 

P2P爆雷,创业者也遭殃

 

 

201881日,一夜之间,168家邻家便利店全部关门,甚至连一个缓冲的时间都没有,带有“停业”二字的告示就贴满了大街小巷的邻家便利店。半个月后,这些被丢下的“烂摊子”仍无人收拾。

 

就在同一天,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也发布了一封公开信,称公司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生死时刻,所有的支出都需要根据销售回款情况才能支付,包括7月的工资。而倒在邻家便利店和极路由之前的,还包括北京尚品国际旅行社,一名员工称“公司已经搬空,老板和VP都不在北京,500多名员工被遣散”。

 

三个不同的行业赛道、三个业务毫无关联的创业公司,却因为同一件事接连无预兆地瓦解了,这就是P2P爆雷。当时,业内人士无不感慨“P2P爆雷,终究波及到创业领域了”。

 

不过,随着一个接一个的P2P头部平台被清退,浩浩荡荡的投资人变身维权者堵在公司门前讨要说法,这一人性与金钱交织的核心矛盾吸引了外界的主要视线。再加上,受牵连公司该甩锅的甩锅,该撇清关系的撇清关系,P2P爆雷带来的冲击力最终没有向更广的创业圈蔓延。

 

但从现在看来,这是幸运,也是不幸,当爆雷潮看似逐渐平息,幸存者又开始蠢蠢欲动。

 

20191218日,米庄理财在其APP上宣布停盘,十一天后,创始人钱志龙投案自首。回首这位前阿里第75号员工的创业之路,从即时通讯到导购网站,再到一脚踏入互联网金融,钱志龙的命运转折,源自创业初心的丢失,也源自P2P金钱游戏带给他的诱惑。

 

2018P2P爆雷后,钱志龙不仅没有放弃旗下"爱学贷"向大学生发放贷款,而且米庄理财还通过疯狂促销,频频发起优惠活动,吸引更多的出借人进入。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30日,米庄理财平台借贷余额13.19亿元,当前出借人1.2万,当前借款人12万。然而仅一个月后米庄理财停盘,待还余额为12.34亿元。

 

谷风也是一位创业者,2010年他从工作了十年的金蝶辞职,同年6月推出随手记,而金蝶徐少春也个人投资了随手记,成为创始人之一。前四年,谷风一直坚持只做记账工具这件事,但从2014年开始随手记推出理财端,进入理财领域。

 

2018P2P爆雷时,谷风曾表示,P2P的问题不完全在于征信体系,更在于投资者与投资标的之间的“双向匹配度”,他对于随手记以用户记账行为、结果等数据支撑理财端运营的模式信誓旦旦。然而没到两年,随手记宣布转型并退出网贷业务,其扣押本金、克扣历史收益的举动引起了所有投资人的不满。

 

P2P之所以大规模爆雷,在于其越来越浓厚的投机性,而创业者最忌投机。像随手记、极路由、全时便利店这些已经从行业混战成功脱颖而出的创业公司,他们本来应该有着更富有想象力的商业价值,可P2P业务的暴利让创始人忽视了风险,也消弭了产品创新的动力。

 

创投圈“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2018P2P爆雷波及创业领域,业内人士开始重新审视P2P的整个链条,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发文表示,“P2P—上市公司—创投基金—创业公司”的传播链主要是在民间和纯市场领域,所以结果只能是以市场方式出清,政府部门大概率不会出手拯救,反而有可能出手整治。

 

抛开投资人,我们可以看到P2P殃及创业公司,其中少不了上市公司的信任背书和创投圈的推波助澜。

 

以随手记为例,随手记2014年上线理财板块,长期以来,其P2P产品一直是拿着金蝶集团为自己背书,称平台“源自金蝶25年财务沉淀”。很多用户表示正是看中金蝶这块金字招牌才成为随手记投资者。

 

再比如厚本金融,20198月,厚本金融陆泳、佘培炎等股东及高管被抓后,维权者跑到红杉资本的办公地要求偿还血汗钱。为什么?一方面,红杉资本中国旗下创业基金是厚本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0%,另一方面,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王恺也是厚本的金融董事。

 

红杉资本对P2P项目的青睐,暴露出整个创投圈、创业圈迷恋互联网金融神话的疯狂。一家上市公司,只要在二级市场喊一嗓子“准备布局互联网金融”,就可以拿下多个涨停,而与此同时,大量不合格投资人却通过互联网金融开始投资一级市场。

 

邻家便利店就是一个典型。邻家一直被善林金融在内部视为“兄弟企业”,据说善林金融的员工在拓展用户时,往往都会以“老板不只做金融,还投资邻家便利店等实体经济”来为平台背书。值得一提的是,便利蜂投资人庄辰超本来想要投资邻家便利店,但当得知其资金来源是P2P之后便放弃了,这才有了后来的便利蜂。

 

创投圈对P2P项目的趋之若鹜,不仅让很多创业者放弃原有的计划、踊跃加入P2P“圈钱”大军,而且不少实体企业、互联网创业公司也纷纷效仿、自己做起了P2P业务。像复华卓越,其公司经营基本全靠不断的融资续命,仅海象理财一个P2P项目就吸收融资近40亿。

 

但结果呢?全时便利店被“肢解”,终究逃不开关门停业的结局。

 

创投圈自然也不能避免损失,据不完全统计,在网贷行业经历2018年的史上最严峻考验之时,有超50家风投机构纷纷折戟其中,其中不乏IDG、软银中国、经纬中国等知名风投机构。

 

互联网能否彻底割舍P2P

 

 

4月份,金融科技中概股们陆续披露了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这些上市公司们的业绩再度出现分化。

 

其中,360金融和乐信两家公司,年度撮合贷款金额突破千亿大关,在2019年的营收规模位列同业一二位,这主要得益于他们过去两年里加速向助贷模式转型。但与此同时,那些对于P2P始终无法割舍、或者转型稍慢的平台,则继续保持颓势,如P2P「第一股」宜人贷以及遭遇了经侦上门的51信用卡,都面临着业绩下滑的局面。

 

P2P爆雷潮后,互金平台、风投机构、与P2P有牵扯的实体或互联网公司,看似也在忙着撇清或切割P2P这一“累赘”。

 

20181229日,巨人网络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向上海兰翔商务服务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巨加网络51%股权,巨加网络持有旺金金融51%的表决权;

 

2019117日,奥马电器发布公告,“钱包金融”平台不属于网贷平台;201922日,熊猫金控发布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熊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拟将持有的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给公司实控人赵伟平;

 

如今,以随手记决定退出网贷业务为节点,几乎所有旗下含有P2P业务的非金融性企业,都放弃了他们曾经为之疯狂的圈钱游戏。如同外界所看到的那样,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撤退。

 

不过,P2P大军的骤然离场给整个金融市场留下了巨大的空白,这种空白其实也让投资人和金融从业者不安。一方面, 在最悲观的情形下,尽管P2P网贷这种业态暂时被搞垮,可强大的资产端能力也将成为平台转型与蛰伏的最大筹码。这并不意味着互联网金融的乱象会消失,也有可能是被压制。

 

正如同网贷渗透到长租公寓、教培机构等等,这何尝不是互联网金融的异变与突围?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中小银行打入消金领域,同时,银行理财子公司相继成立,理财门槛大幅下降,产品也不断丰富,这逐渐替代曾经存在的P2P投资渠道。而更多的竞争者出现,会将互联网金融导向何方,这是投资人普遍的疑问。

 

互联网创业向来九死一生,尤其是近两三年来,风口从形成到破灭的速度越来越快,给予创业公司成长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往往是喧嚣散去、徒留一地鸡毛。但失败者也有所不同,有的人黯然离场,留下了理想主义的旗帜,有的人声名狼藉,且葬送了一个属于创业者的前程。

 

【本文转自钛媒体,作者介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